DACA 最新决定的影响

2023 年 9 月 26 日

- 博客, 社区更新, 头版, 法律更新, 社会服务更新

返回博客

 

今天,我作为一名移民、一名学生和 "童年抵达者暂缓遣返计划"(DACA)的积极受益者站在你们面前。安德鲁-哈宁(Andrew Hanen)法官最近宣布 DACA 是一项违宪的行政计划,我想与你们分享这一决定对我和成千上万像我一样的人的生活所产生的影响,以及它与这个国家的建国原则之间的关系。

我从 2013 年开始受到 DACA 的保护,当时我还是一名高三学生。直到我想加入美国空军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无证身份。我记得我曾向父母打听我绿卡的下落,以便把它带给征兵人员,结果我的整个世界都被从我脚下拉走了。我记得自己为自己的身份感到羞愧,就好像突然感染了某种病毒,无法摆脱。愤怒和怨恨一浪高过一浪,我责怪父母一开始就把我置于这种境地。我的脑海中不断响起各种问题: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必须与众不同?为什么我必须独自承担这个重担?

自 2004 年移民到美国以来,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名 "美国人"。我非常幸运,也非常荣幸,能够就读于令人赞叹的学校,拥有出色的朋友,最重要的是,我的梦想和抱负反映了当时人们经常谈论的伟大的 "美国梦 "言论。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与美国以外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毫无关联。当我发现自己在美国的身份时,感觉就像失去了肢体。我失去了自我。失去归属感是最糟糕的感觉;我突然感到非常害怕,我觉得周围的人都无法理解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在申请并获得 DACA 之后,这种感觉开始慢慢改变。该计划是我和这个国家无数其他人的生命线。它让我们暂时摆脱了被驱逐出境的持续恐惧,让我们走出阴影,公开为这个伟大的国家做出贡献。它给了我们工作、学习、创业和追求梦想的机会。DACA 是我们通往稳定的桥梁,让我们能够完全融入美国社会。它使我们能够为实现我们自己的 "美国梦 "而努力,我们对 "美国梦 "是如此地渴望。

然而,哈嫩法官的裁决有可能剥夺这种保护,使我们重新陷入不确定和不安全之中。我认为,这一裁决最具破坏性的一个方面是它对 DACA 获得者及其家人造成的情感伤害。对我们许多人来说,美国是我们唯一的家。对被驱逐出境、与家人分离以及生活可能崩溃的恐惧,一直是我们焦虑和痛苦的根源。这种感觉任何人都不应该忍受,尤其是当我们除了在孩提时代被带到这里之外,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为美国劳动力大军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为美国经济贡献着我们的技能和才能。我们纳税,我们创业,我们创造就业机会。这项计划是双赢的,既造福了我们的个人生活,也造福了整个国家。虽然目前的裁决并没有终止 DACA,但未来终止的可能性以及随之而来的其他法律挑战让我充满了恐惧的情绪,说实话,我已经疲惫不堪。

DACA 计划下的绝大多数学生和专业人士都知道,该计划只是一个临时的解决方案,是解决更大问题的创可贴。我们的父母、朋友、同事和亲人因不符合保护性身份的标准而被排除在外,这让我们所有人的嘴里都有一股恶臭味。对许多人来说,DACA 的推出本应是通向更多的途径。我们今天所处的司法僵局是由于缺乏立法行动造成的,我将继续恳求我们的政府尽快进行有意义的实质性对话,以免为时已晚。

这一决定威胁到成千上万 DACA 获得者(以及可能获得者)的美国梦的本质。它挑战了这个移民国家赖以建立的公平、正义和同情的原则。作为一名移民和休斯顿大学的学生,我恳请大家与我们站在一起,支持我们为正义和公平而战。要认识到我们不仅仅是 "追梦人",更是这个伟大国家的贡献者、学生和不可或缺的成员。

然而,尽管面临这些挑战,我们依然坚韧不拔。我们是斗士。我们拒绝让这次挫折决定我们的命运,也拒绝让挫折阻碍我们实现目标。我们将继续倡导永久性的解决方案,倡导承认我们的贡献和我们在这个国家扎下的深根的入籍途径。我呼吁每一所公立和私立高等教育机构,呼吁我们在政府、企业和家庭中的盟友,运用他们作为美国公民的力量,拨乱反正。

~卡洛斯-埃尔南德斯(Carlos Hernandez)是一名 DACA 获得者,也是休斯顿大学的一名大四本科生,主修政治学,专业是法律和公共政策。卡洛斯积极参与校园内的各种学生组织,如学生政府协会和法律预科协会。值得一提的是,卡洛斯还是 TheDream.US 国家奖学金(TheDream.US National Scholarship)的获得者,这确保了他在求学路上能够得到全额资助。本影响声明最初是在由以下机构主办的网络研讨会上分享的 高等教育校长联盟.Carlos 目前是 HILSC 的一名本科生实习生。

 

zh_CNChinese
滚动至顶部